旅屠 第一章进山 第二节 白色身影

于是高明便不再多问,他自认凭自身之力,定可破解这牛鬼蛇神之谜,眼神中充满期待和自信。 沿着田埂走回,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一个自信而优美的翻跃,瞬间从田埂蹦到了柏油路上。 当然,他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让林小娟等人相信前方的路是绝对安全的。 “打听到什么好消息了 ...

旅 屠

第一章 进山 第一节 有鬼? 这几座在风和日丽下清秀而优美的大山,到了夜间便显出狰狞,天地无光,狂风呼啸着山间的树林,顿时吹响一阵阵刺耳穿心之音,凄婉无比,人们称这几座大山为“屠命山”。 屠命山早些时候其实是有人居住的,后因战乱侵过,在此居住的上千村民尽 ...

河里的黑鱼精

我们村是96年发大水的时候成立的,都是一些逃难的难民,时间长了,就变成了一个村子。 我们村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村民们都靠着种地生活。 我今天给大伙说的就是为我们村田地供水的小河! 从我记事起,这条河就没干过,好像连水位都没有变过,唯一改变的就是河边的杂草 ...

胭脂.祸心

你可知任是韶华似水,佳期如梦,美人亦不可负 初秋的深夜,外面的叶子已然渐渐开始变黄,悄无声息地落在树干上,而后伴随着斑驳的树影打在别墅的窗上落进地里,就如从从未出现在树枝上过一般。 偌大的别墅里。有个约么双十到头的漂亮女子在刻有暗铜色龙纹雕饰的木桶里 ...

慌宅

。。我们村子很大,历史也很久远。所以呢有一些老宅子,老的庙宇的古迹。后来文革时拆了不少。但是在那些地方的旧址上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像闹马猴啊,鬼附体了,鬼打墙了,住户莫名自杀了等等。 。。今天我给大家说的就是其中一个地方。我们村子西边有几户人家, ...

楼上的黄狼子

今天给大家说说黄大仙的事情. 我们这里属于农场,地多人少。以前农场里的人都是靠种地生活。 随着时代的发展,好多人心思活跃起来,开始经商,不再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我们农场也是很大的一个地方,大大小小的村子要有几十个。具体大概有多少人我就不太清楚了 ...

彼岸花开二

他呆呆地看着她,心痛。她,为何要这样做…现在的他只剩下一个选择,杀了她。 他从口袋里拿出灵符,流着泪,念完了咒语。灵符贴在了她的身上,瞬间燃烧。 她痛苦地嚎叫着,引得他阵阵心痛。她看向他,眼神中充满了怨恨。 “如果我还活着,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

你敢扫墓碑上的二维码

随着腾讯的不断发展开发出了不少的新的软件,其中“微信”随着高调的宣传引来了不少的用户,而 故事发生在我们这大西平。 记得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微信上面的扫一扫增加了不少的功能,而其一家殡仪馆同样看上了这款软件带来的暴利在自己旗下墓地的墓碑上面刻 ...

都市怪闻录之血皮惊魂

《都市怪闻录之血皮惊魂》作者:会说话的剪刀 有人报了警,警车嚣鸣,十五分钟赶到了现 ...

鹏鹏回来了

鹏鹏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他不像其他普通孩子一样在学校上学,在外面玩耍。他只能长时间呆在病房里面。他患有白血 ...

多肉植物成精

李平刚上大学的时候,对盆栽非常感兴趣。她经常使用电脑,辐射非常的大。她听说绿色植物可以防辐射,于是就产生了养几盆绿色植物的想法。 经过对比以后,她喜欢上了多肉植物。多肉植物的肉片一般都很肥厚,李平很喜欢捏它们的叶子。李平最喜欢一种叫白鸟的多肉植物。毛 ...

那双眼睛盯着我

那双眼睛盯着我 最近没啥人来投稿,我们这做编辑的,也就催成狗,天天跟和尚念经似的催作者更新或者投稿啥的。 我所在的杂志社不算太出名,只能说是中等吧。现在我名下的作者不是在上课就是在上班,于是我闲下来,然后就被同事使唤着倒茶买吃的了。 “歌城,帮我来杯咖 ...

鬼居穴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没有鬼,只不过你们看不到他罢了。你们所知道的恐怖故事无非是从自己身边的人口中听来的,而我今天要讲的故事……却是我亲眼看到的。 我叫周科,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生,但是我和你们并不一样。 记得我奶奶告诉过我,当时母亲生下我的时候费了好大 ...

没脑子

有句骂人的话,说那犯傻健忘的人是没带脑子。 不知道在哪一天,我丢了我的脑子…… 早晨起床,刷牙时会把洗面奶挤在牙刷上,洗脸时又抹一脸的护手霜,甚至洗头发把准备做面膜的鸡蛋液给倒在头发上,诸如此类的小事,每天都要发生好几次。 因为我的浑浑噩噩,男朋友跑了 ...

前世的记忆

我是一个“土郎中”,医术也算高明,一般的病,保管你药到病除。我常常背着药箱,摇着串铃,走乡串户,四处游走,给穷人看 ...

二调时的诡异经历(上)

2007年,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序幕,业内人简称其“二调”。 因为二调的开始,测量工作成了空前热门的行业,各单位对于测量工作者的需求也到了饥渴的程度,甚至不少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的门外汉也都纷纷扛起设备加入了测量大军。 我大学时学的是工程 ...

人蛇

这个世界上,赚钱的生意有很多,有的合法,有的不合法。有些在这个国家合法,在那个国家就不合法了。有的人很不喜欢自己的国家,他们尝试着去其他的国家,以为会有更好的生活,但是,实际上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外面的生活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小雅就是这样一个女孩, ...

镜中有人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南派三叔 今天天气格外的热,长途汽车上又没有开空调,我忍不住低低的咒骂了一声:这该死的天气。 我叫苏山,大山的山,从小就住在深山里面的苏家村。十八岁那年老父亲因工去世,赔了一大笔钱。我也就靠着这笔钱走出大山,上了大学,后来工 ...

红楼

我叫社君,就读于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五流医学院,在报考这个学校的时候,我就听说这个学校里有奇奇怪怪的传闻。不过,对于解刨个身体对有心思想着中午吃什么的人而言,简直就是在听笑话。 大家对我也是非常好奇,一个放着够去清华的人,却偏偏选择去一个五流靠六流的医学 ...

梦生死之境

王思琦越来越不想睡觉了。 因为每个晚上她都一定会做梦,而最近她的梦境越来越混乱了,而她也越来越疑惑自己究竟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而她每天从梦中醒来之时都头昏脑胀,而她最近也异常倒霉,总是遇上一些怪事,因此她越来越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 “思琦,你鞋掉了 ...

阴缘冥注定第二缘

——入校传闻 学校生活对于青少年来说,是美好的。 可是,对我来说,是噩梦一 ...

恐怖故事之恶有恶报

从前有个盗墓贼叫王猛,家里祖传三代盗墓,他是家里独生子,从小就跟着父亲进进出出很多墓地,对于盗墓的方法和技巧也算铭记在心。十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了,母亲对王猛是百般宠溺,什么也舍不得叫他干,母子俩靠着父亲多年盗墓积攒的一些财产过日子。可是只出不进 ...

雨天杀人事件

那一阵阴雨 王强张开双手,迎接这突来的雨,天也慢慢黑了下来,一片硕大的乌云遮蔽了天空,他嘿嘿的笑着,像是压抑许久的暴躁症患者,像是一只等待狩猎的狮子。 “新闻报道:在这个阴雨天,又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杀人事件,受害者被残忍的分尸,尸体被扔在房屋的四周 ...

爷爷的传奇人生

在我的脑海里,有许多人的面孔,但是过了很久以后,我可能会把他们都忘了,唯有我已去世的爷爷,他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爷爷是一个非常简朴的人。一双大眼睛,挺着高高的鼻子,银白色的头发根根竖起,显得很有精神。他老是穿着洗得发白的旧衣服,朴素得有 ...

两张脸

小时候父母就希望我好好学习长大了可以到大城市里去上班,可是高考失利的我并没有考上如愿的大学,一气之下我选择辍学在家中打工,平常在工地里帮人家搬砖之类的累活。 直到母亲看我这样下去没有前途后便托亲戚帮我在县城里找了份工作,最后在一家商场里给我找了份保安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