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青春,彼时泪

那一年,我还太年轻,只是不经意间做错了许多, 那一年,我稚气未脱,只是顾及着不该顾忌的, 那一年,我还只是孤寂,却忘了那份痴情的等待,那份青春, 青春无悔,青春无泪,青春就是一场场轰轰烈烈地故事,没有激情 的青春,没有故事的青春,多么麻木的表情,将是人 ...

红颜如去,莫留岁月浅唱

回眸,你的轻笑抹过我肩头;一缕长发的幽香散尽,千里之外,你已是让人思念的风景。天涯从此成为寄托温柔的梦乡,牵指漫步的相爱经历,在月华相依的小池荷径模糊了深情。 悠然轻放的菊收尽晚秋的花色,叶等久了时间的诺言,枯萎了期待的热情,在霜白露重的清晨落下枝头 ...

愿你的世界清澈而透明

愿你的世界清澈而明亮。 不是我迟到了,我只是在学习和体验,直到一天寄望于此。大部分殷切的期望总会随时间流逝,看在我的份上,能否镂骨铭心。 愿你的童年天真烂漫,被童话世界所保护着又对未来满怀着憧憬和好奇,自由的在田野奔跑,摔了个跟斗还是在傻笑,想堆雪人 ...

我们是什么?

你曾经想要逃离的人,也许这辈子再想念也无法再相见。你如今认为永远的人,或许一转身再留恋也不会再同行。 年少轻狂时无论爱情抑或友情总怕错过,拼了命的对所爱之人好,时时刻刻如影随形。长大成熟后总觉得最亲的人不会离开,也变得不再刻意强求,总把相处让给未来, ...

村恋

我的童年是在吉林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里的山山水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淳朴善良的人们给我留下深深的回忆...... 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家里很穷,吃的是苞米面大饼白菜汤,穿的是大姐留给二姐,二姐留给我的花衣裳。小男孩们都穿花衣裳谁也不笑话谁。但 ...

穿越弄堂

回家,总要穿过一个很短的弄堂。岁月的风中,它布满着沧桑。一年又一年,母亲出出进进,我们进进出出,弄堂在变老,母亲也在老去。母亲至今还保留着一张在弄堂口抱我的照片,每次回去,我都会拿出来看一眼。那张发黄的黑白照片,虽然不太清晰,但依然可以看 ...

贴心小棉袄

周末,约了几个哥们一起吃饭,席间大家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聊到孝心这个话题上来,朋友的一番话让在座的都沉寂了好久 朋友在一家电子工厂上班,女工较多,三八节到了,老板不仅破例放了一天假,还让朋友发放一份慰问金。慰问金分两种,二选一,一是现金2 ...

春来依旧催人老

爆竹声中一岁除。 今年除夕,我把小区的爆竹声推出窗外,转身泡一壶清茶,欲坐客厅静思。这时,手机响了,拜年的短信接二连三发来。这是新年里特有的一道风景,它相比于放烟花爆竹,已是不可或缺。拜年的短信,有的署名,有的无名,我都一一先把手机号码 ...

炮仗的节奏

小时候我家过年是不放炮仗的,见邻家二踢脚炸得热闹,我们兄弟眼馋不过,父亲就解释,说我们祖上也算得上殷实人家,有一年过年放炮仗失火,一只狮子狗走失,就立下规矩,过年再不放炮仗。但现在想来,这样的解释是不是省钱的借口也难说。只是父亲已经离世, ...

家庭“春晚”

那年除夕夜,天空飘着莹莹的雪花。我和姐姐没有外出跑年。那时候,村子里没几户人家有电视机。我家的17英寸黑白电视机便成了稀罕之物。爷爷奶奶、伯伯婶婶,吃过年夜饭都到我家来,坐等着看春节晚会。大家边嗑瓜子边看春晚,笑声一阵压过一阵,弥漫整个房 ...

吃炆蛋

新年吃炆蛋,是江淮之间不少地方的风俗。新年第一天,人们清早起来,穿戴一新,踩着开门的鞭炮喜屑,到亲朋好友家去拜年。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摆好了茶点,当人们围坐一起,喝着茶,嗑着瓜子时,这家主妇就笑呵呵地从厨房端出一大盘炆蛋来,连嚷着叫吃 元宝 ...

正月里来是新年

正月里来是新年。高潮从年三十晚就开始。全家团聚,济济一堂,桌上六碟八碗,各色酒瓶。有两样菜必不可少,一是鱼,年年有余;二是圆子,团团圆圆。吃罢年夜饭,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守岁。或包饺子,或看春晚,或者唠嗑,茶壶沏着平日舍不得泡的好茶, 家人闲 ...

留守乡下的妹妹

那一切都是种子,只有经过埋葬,才会重现生机。 童话诗人顾城一不小心写下了一首富含哲理的诗篇。这张旧照片,就是一粒种子,尘封20年,今天在我思想的土壤里发出了一枚小小的新芽。1989年腊月,回乡下老家过年,天降大雪。瑞雪兆丰年。大地银装素 ...

远去的阳山洼

阳山洼,一片无法忘却的土地,金灿灿的谷穗在岁月的长河中摇曳。当黎明的第一束曙光温柔地撒在崖畔上,猫儿草、枸杞子、酸枣树就颤动着明晃晃的露珠。一层薄雾漫过谷穗,犹如即将到来的一群群麻雀起起伏伏。这是一片向阳的山坡,从早到晚都袒露在阳光的炙热 ...

张老四敲狗

江南小镇有很多和牲畜走得很近的人。那些羊倌、牛佬以放羊牧牛维生,自不必说。比较冷门的一点,则有劁猪匠、阉鸡匠,他们负责家禽家畜的计划生育工作;还有赶猪佬,为的是给猪公猪母提供性生活。再有就是狗屠子了,他们干的活是怎样将那些鲜活的动物人道地 ...

不再回来

小时候,到后弄堂去玩,母亲便要叮嘱一句:快点回来!我朗声答道:一会就回来!每次回家,探亲假还没结束,母亲边打理我的行装边会问:明年啥时候回来?我仍是爽朗的一句:春节就回来了。某天夜半,迷糊之中,我感觉母亲在我额头轻轻一吻 这假装无感的轻吻 ...

访庞德故里

在新修的洛礼公路线上,距四门5公里处有一个叫新庄的收费站,河对岸就是新庄村,也就是庞德故里。乘车来到庞德故里时,已是雪后五天的一个中午。放眼望去,一条连接着洛礼公路的水泥路,跨过桥直通向山脚下的村庄,路面干净整洁,看来是雪后扫过的,两旁的 ...

远近都是爱

暑假,我乘车从张家港回到了家乡徐州。几经转车,我来到了市区建国路上妻子工作的花店。还未进门,远远就透过花店的玻璃门看到花店里有几个人在挑选鲜花,妻子和店员小倩正忙活着招揽顾客。一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我心里一阵慌张与激动。当我提着大包小袋拉开 ...

别让婚姻绑上了道德枷锁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很多人都离开工作岗位,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家过年,除了与亲人团聚外,到了适婚年龄的小伙伴总免不了被长辈催婚、相亲。“相亲”,相信有一半多的年轻人是很排斥的,因为这违背了自然规律和大家心中理想的爱情观、婚姻观。 同学A今年28岁,这几天他 ...

十年此去,还你烟雨花开

岁月的流失,一刻也没有从我们身边逗留过。而是一路匆匆忙忙渐行渐远。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一路短暂相遇的过客。还没有做好从你身边路过时,就已经没有了痕迹。没有了身影甚至连回忆起来,都是一个模糊的过往。很多时候流年走远,我们习惯将过往放在心里。默默的埋藏默 ...

因为爱,或许是爱

在感情世界里,感情来的或早或晚。但是能遇到一个对的人,却是万般不易。从相知,相遇,到相许。虽没有九九八十一难的艰难,却也能多多少少看到一点那般的艰辛。所以可能才有古人说到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般吧。 当她(他)出现在我们生命里时,一切就 ...

爱至穷时尽沧桑

你来我往皆天意、阿其所好是人心。 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柏油路,旁边是白杨,正值秋季,叶子是金黄色的,微风一吹便着地几片,也许是几十片。 在这里,原本是他和她相遇的地方,九年前,放学的时候,她的书包有一层的拉链忘了拉,掉了几个本子,封面上还工整的写着她的 ...

守望梦想

我家世代是农民,在过去的年代还是个贫农。我乘改革开放的春风,上了师范大学,圆了我的教师梦。记得高中毕业时,我曾问父母,你们想让我将来干什么职业?父母提出了教师和医生两个选项。因为在乡下人眼中,教师和医生是最稳定的工作,也是乡下人唯一可接近 ...

绿色的军装梦

每个人的一生,都曾有一个色彩斑斓的梦,特别是少年时代更是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憧憬,幼小的心灵里萌动着璀璨的理想花蕾。美好的理想不仅要靠自己的不懈努力和追求,有时还需要几代人前仆后继共同努力去实现。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村住进了一连解放军 ...

给父母留一间房子

结婚十年,她和老公省吃俭用终于攒了一些钱,在城市的繁华地段按揭了一套大房子。和所有人一样,忙完装修后,过了不久,就迫不及待地入住了。但是,屋子里还有很多卫生死角,比如,玻璃没擦、家具还需要清理。于是,她打电话给乡下老家的父母,让他们来帮忙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