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后,我已经忘记了你的脸,唯记得你的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耀眼,那时的我,想到了占有。傻傻的追在你的身后,全身心都放在了你的身上,我以为有一天你终是会感动,慢慢的接受我。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原来是那么傻,傻得无可救药。傻得天真的以为,只要我 ...

一束不会凋零的花

那是一束开在心田的花,永远不会凋零,也是迄今为止,不管是什么形式或在什么场合中,我收到过的唯一一束真正送给我的花朵,而它的到来却是那样的毫无预料,那样的令人热泪盈眶!它留下来的温润竟然已经悄悄陪我走过了十多年…… 那是2005年深秋的时候,我从家乡启程去 ...

雨刷的车窗是离别的声音

2019年的清明,愉快的假期过后,开始了又一次离别。 离别总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而它却又是最寻常的。 寻常到我们由最初的淋漓大哭,到最后的微笑告别。 仔细想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别,是高中。 为了将来考虑,哪怕一个学期三千的学费、六百五的住宿费、再加两三百 ...

兄弟

国庆假期一过,小鲜肉就随金同学去昆明了。金同学在昆明呆了几年了,很多工程项目都在昆明、缅甸、红河、老挝这一带,他瞄着小鲜肉也不是就这一天两天了。早一年多就听他对我电话说起,小鲜肉在工程技术上可以帮到他不少,特别是工程预算这块,他是个专家。但小鲜肉先 ...

博爱的牵手:人格魅力是教师的第二生命线

你走上讲台快一个月了,凭着漂亮的容貌和良好的气质肯定能赢得学生的喜爱。年轻漂亮的老师是特别对中学生胃口的,从你电话中的语气,我就清楚你获得了成功的体验。初一的学生,换一个新的校园环境,面对新的老师、新的同学,自然是异常兴奋和激动,你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

妈妈的手

褪去所有的喧嚣,夜变的宁静而祥和,炉火旁的父亲静静地看着电视,眼睛似睁非睁,象是在打盹儿,又象是在想着什么,看上去有些孤独和伤感。妈妈的离去让他习惯了的生活一下子改变了许多。 我收拾好屋子在炉火旁坐了下来,和父亲闲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说起了我的母亲, ...

有些路,终究要一个人走

一个人的世界,莫名的喜欢上了音乐,听着那些熟悉的歌曲,想着曾经沧桑的故事,心里也会泛起酸楚,一个人的独处,喜欢与文字为伴,在文字中品读着尘世的悲欢离合,用文字倾诉自己的心情。 一个人的时候,甘愿与寂寞为舞,学会思考变得成熟。让自己的一颗心变得越来越无 ...

你若不伤,时光无恙

繁华如梦,梦已无痕。尘缘路上,相遇是刹那,相忘也可能是一念之间。如果无法回头的是情感,那么无法挽留的,便是时光。 题记 这个世间,有太多的缘份,不是错的时间,就是错了地点。滚滚红尘,万千世相,对的缘份却只有那一份。而你,能要的起的,也只有这一份。也许 ...

追忆成殇(让我再想你一次)

只是忽然,很想她……心,突然地就往下沉! 许是“清明”的字眼,让我又凭添了几多幽怨和心痛,为什么人的生命总是如此的薄如蝉翼? 捧着装满你故事的暖本日记,望着那仅存的一张关于你的照片,想着你微笑时的可爱样子,请原谅我的眼泪再次打开尘封的记忆…… 花开花落 ...

梦幻灯光展

2019年的8月底,九色鹿培训班的英语课程已经开始了,假期所剩不多。过了这个周末,等待我的将是新一轮的忙碌,六年级了,关键性的一个学年。我丝毫不敢放松,语文特训、奥数,英语,早早就报了名,加上拉丁,书法,二胡这些兴趣班,我把周末安排了满满的。 燕子和本家 ...

品味的青春

中专入校的时,早到的新生被校集中到一间教室打了一晚地铺,下午,大家没事,小新便吆喝着本班同学去校南的护架山,他一路的歌声撩拔了多少女生琴弦,没人知道,但幽默的玩笑话却令那些长满青春豆的不能再青春的少女的脸,笑得面若桃花。 我们的学校是从最繁华市区迁置 ...

轻轻与你说

1 那年,女孩站在沟畔的树荫下望向沟底收麦子的男孩。 男孩瘦弱的肩正拉着沉重的架子车爬坡,车上,小山高的麦垛几乎淹没了男孩整个身子。 女孩默默地跟在男孩的车后,看着男孩一趟一趟把麦子从地里运到了麦 ...

风雪之夜

也许,你已记不得我是谁,可我总念念忘不了你,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刻,你帮助过我。之所以没有标你的姓名,是因为我实在不知你姓氏名谁。 40多年过去了,你好吗?你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也许鉴于当时的历史背景,你不苟言笑,话也不多,表情似乎定 ...

短笛无腔信口吹

一 天空依然晴朗,日子依然如故。变化的,只是我的心,那种埋头几案、笔写春秋的定力哪儿去了,浮躁的心态使我将一个个夕阴白白的挥之殆 ...

热心公益,乐于助人

我是文安县的一名退休教师。我从教师岗位退下来后,加入公益团队,当上了志愿者。做了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 2010年,我村“再障”少女何姗姗,骨髓配型成功,手术费至少需用40万元。高昂的费用阻挡了少女生命的延续。我得知后,心急如焚,同他家人及村干部一起,找民政 ...

夏天里的冬天

是山花烂漫、草木茂盛的夏天,我们却反刍演绎、装扮着冬天里的生活。究竟是夏天还是“冬天”?我们很干脆的回答:当然是夏天!但夏天里也有“冬天”。对这一命题,许多人可能不理解,其实喀喇昆仑的夏天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不就是我们所称的夏天里的“冬天”吗? 我初 ...

博爱的牵手:手心手背都是肉

你的小囡儿长得俊俏,动作机敏,确实惹人喜爱,你那样疼爱她也是人之常情。我换了个角度来看就觉得你的做法有些不妥,前次当面给你指出来,你笑而不答,小囡儿却怒目圆睁。昨天看到你抱着小囡儿有说有笑,亲热的样子,又想起你儿子倍受冷落。为了不再让人讨厌,只好把 ...

回家回家(一)

路一脸的不信,坏坏的笑,大概觉得我在吹牛。我片刻狐疑,向记忆深处求证,再目测学校与我家之间的距离——两山之间,上下沟坎,五分钟跑过来,我有这速度?是不是记错了? 我站在高处,前方直线距离两千米的半山上是我家,身后五十米是学校,脚下石砌台阶是最近几年做 ...

沉痛悼念梅塘二哥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亲人的离去。梅塘二哥的离世,我们将再不能与他面对面的交谈和互道珍重了。时光是琥珀,泪一滴滴被反锁,但是,从前生活的点点滴滴仍时时走进我的脑海。命运好幽沉,世事难预料。想到与梅塘二哥有关的事情,我总情不自禁想给他写点离世的文字。我 ...

我的人生规划一直有您

小时候,您给我带来了人生第一支冰棍。那是一支将融未融的、凝固着黄色半透明液体的冰棍,带着清冽的菠萝香味儿。我们一起坐在巷口的青石板上,我一边用手接着不断往下淌的冰水,一边吮溜着冰棍的残缺躯体,末了,还将那根冰棍杆反复舔、反复舔。您一直含笑的看着我, ...

当我想你时,大雪纷飞

一、在爱里分庭而立 冬有冬的来意,冬也有回忆一把。 在这样还没有供暖的冰冷日子里,打电话问候一下远在老家的爷爷奶奶。这时节,地里的活应该都忙完了,农家人迎来一年中最闲适的日子。炉火肯定是早就烧起来的,整天不灭,闪烁又冒烟。那茶肯定也是咕噜噜地在炉子上 ...

走的时候,不在身边

奶奶走的时候,我不在身边。她应该是村里最后一个走的老人了吧! 小时起似乎一直与奶奶矛盾很深。记得一次父母不在家,爷爷似乎去了砖厂,我和弟弟还有表哥都在奶奶的炕上睡。一大早不知为了啥便与奶奶吵了起来,后来我的手背被奶奶那长长的大拇指指甲划破了,流了很多 ...

寸草心

母爱最盛,我却吝啬于给您一篇像样的文字。 上小学的时候,每天在校门口踮着脚等您来接我;还没有一个人睡的时候,最喜欢睡觉的时候紧紧拽住您的胳膊,贪婪地往您怀里钻;有心事都会找您说,在您面前肆无忌惮地流泪。 电影里我见过太多撕心裂肺的呼喊,都是苍白,演员 ...

回家过年

一、归途 施工现场已停工,务工人员陆陆续续已踏上回家过年的旅程。而剑客也归心似箭,企盼着部里早点放假,好回家过年。那位日夜相伴的她也有条不紊地安顿着回家过年的年货。红烧肉炖出了锅,肉丸子一个个从油锅里挟出来,挤满了小盆。一种过年置购年货的行动在妻子辛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