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异 第六章

第六章 再入世界 辰东回到家中,就接到了王伟打的电话。“辰东,由于学校出了一些事情,今晚就不上晚自习了,听明白老师的话没有?” “哦,听明白了,王老师。”接着电话挂断声响起,辰东笑了笑,走去吃饭。 “刚才谁打的电话?”一位中年男子,左手端饭,右手夹菜,开 ...

聊异 第三章

第三章 暗guard 宸 第二天早晨,辰东勿勿忙忙地离开了家门。沧南中学是一所唯一以沧南市为名的中学,在市内没有第二所以此为名的中学。 沧南中学到辰东家的距离比较近,平常步行仅需15分钟左右。 辰东向学校的方向跑走,同时不停地看着左手的电子表屏幕。 “要迟到了, ...

聊异 第五章

第五章 杨钥 “他曾经就是因为这个,而毁灭了一个星系。一瞬间,化为尘埃……” “我去,实力这么强?”辰东露出惊讶地表情,说道。 “强,这也算强吗?究界极徽团的招生标准就是要实力达到毁灭世界,这个世界可是指一个宇宙。” “……”辰东再次震撼,忽然间感觉到自 ...

我的屁股比前面那个女人大吗

我屁股比前面那个女人大吗?步行街上秀水突然问天宇。 大! 我的小腿比路南面那个穿红衣的女孩粗吗? 粗! 我的皮肤比刚刚过去那个背紫色坤包的女孩黑吗? 黑! 天宇并没有看着秀水所提到的哪些女人,秀水很敏感,常常问一些关于女人的奇怪问题,天宇没办法领悟! 我就 ...

撞上桃花运

老板彭文武是我们家乡城里人,他通过县中介机构,招了我们一批老乡跟他到省城去搞建筑。尽管这活儿又脏又累,还有危险,但老板答应我们保证一年有两万元纯收入带回家,于是就高高兴兴地跟定他走了。 一晃眼快到年底了,工钱仍扣压在老板手里没发下来,大家都有点着急了 ...

你能带我回去吗?

飞机票!,铁门刚刚在我背后哐的关上,那群被惊醒(或者根本就没睡)而从床上欠起身来的人中间,稍靠外一个留着短发的长相精悍的人骤然对我喊道,其余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刺眼的昏黄灯光下,人脸闪烁虚幻,就像我在那瞬间对自己处境的真实性的最后的怀疑一样。 那 ...

李余的打工人生

一. 九七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天空中雷声滚滚,幽幽的废黄河面上响着噼啪噼啪的雨点声。就在此刻,有一对父子正在河边对话。 儿,你为什么要做傻事?你要出了事,我和你妈怎么办? 爸,我没有想不开,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站一会,然后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我不想再 ...

你能带我回去吗?

飞机票!,铁门刚刚在我背后哐的关上,那群被惊醒(或者根本就没睡)而从床上欠起身来的人中间,稍靠外一个留着短发的长相精悍的人骤然对我喊道,其余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刺眼的昏黄灯光下,人脸闪烁虚幻,就像我在那瞬间对自己处境的真实性的最后的怀疑一样。 那 ...

诱惑

大酒店新来个漂亮的女领班,只管服务不出台。 客人们听说,都垂涎三尺,要出大价钱一睹芳容 老板却说,她跟别的小姐不一样,是开着宝马上下班的,人家不差钱! 大伙都纳闷,那她来干啥?老板说,她嫌在家寂寞,出来散散心。另外,她说正写部小说,想体验体验生活。 她 ...

卖鞋垫的她

1. 她碰到了他 在没碰到他之前,她觉得这辈子她都不会对任何男人产生感情,而在碰上他之后,她知道这辈子她不会再对任何其他男人产生感情了。 她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人人都说她长得很漂亮,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模样,因为她是一个盲女。虽然她有严重的残疾,可是 ...

小猫车站

我喜欢你就像我吃芥茉打嗝一样自然, 而你是北海道的青芥, 只消一个回合, 就能呛得我涕泪横流,破涕为笑。 安葭:某知名期刊主编,时而温柔时而刁钻的双鱼妹子一枚,奉信的是对具有锲而不舍精神青年的日久生情。 1 就在20岁生日这天,我建了一个博客,为一个我喜欢了 ...

萌上司,情书请签收

前言:初入职场的小菜鸟朱薇南帮上司签收了一个包裹,却意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工作上一丝不苟且面瘫腹黑的经理姜辉天,私下生活中居然是个玩的起COSPLAY做的了美味佳肴的二次元宅男?! 一、见死不救的上司 大雨倾盆,朱薇南跳下公交车的时候,一脚踏进了水洼,被溅了 ...

两只侯爷鸣翠柳

数月后,封疆侯成亲,迎娶皇室景伦公主,从此当真大权在握,一手遮天。 只是无人可知,洞房花烛那一刻,他酩酊大醉,怀抱公主,口中呢喃的翠柳又是谁。 [壹] 这一年,莺飞三月天,草长香花暖。 猫儿叫红了,侯爷思春了。翠柳翘着二郎腿坐在摇椅上,怀抱那只不安分的小 ...

爱是不能回头的流浪

他曾经对我说,活了23年唯一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可现在我知道,还有我。 【1】 和付杨分手的第三天,我去一个人看了一场电影,《非诚勿扰2》。这个电影的第一部是和付杨一起看的,那时候我们刚刚在一起,也是冬天,付杨还没有这么耀眼,穿着黑色棉袄排队去买票, ...

巴黎没有的事

门是开着的,只不过是我们视而不见,或者不肯走出去罢了。 一 总是夜里、冷风、小酒馆。 就像现在,外面是冻得将要凝结的空气,里面闹哄哄地喝着威士忌。本地女生总是戴着别致的丝绒帽子,一进门,先脱掉外套,露出艳丽的裙与小腿。留学生却没有这么潇洒,喜欢在冬日穿 ...

北京往事

那个收纳了我整个童年和青春期的小镇,它太过微小,在地图上只是占着一个点的位置。 一条铁轨铺设在小镇荒芜了的一片空地上,空地上长满了夏日的青草。火车经过时会拉响响彻小镇的汽笛声,特别到半夜,吵得人睡不着觉。由于生活圈的狭小,对外面的世界也没有多么强烈的 ...

替身

影视明星蝈蝈从三十六层高楼跳了下去 他听到消息后猛地跳了起来,身子震了震,又颓然瘫进沙发,手里的镜子落到大理石桌面上,碎成无数闪光的鳞片。 影视城扩建,他推了一车水泥沙浆,看路边轿车里下来几个人。为首那个穿花衣服的男人,看上去很亲切,好像很久以前就认 ...

目击证人

最近,一个名叫张凤翔的拾荒老人,成了本城论坛上的红人,着着实实火了一把。张凤翔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喜欢做目击证人! 一辆奥迪车撞了人,见四下无人,奥迪车主连车都没下,就绝尘而去。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派出所的警察就领着一个老头找上门来,说这人举报了他 ...

工科女生杨玉环之情事

1. 和男友分手后,杨玉环性格变得孤僻了很多,她不再爱说话,也不再去商场购物,不再和同事一起去嗨歌周末也是一个人闷在家里。她的生活频率好像和别的人不同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衣着,变成了永远的深色系。以黑色和灰色为主。包括配饰都没有一点亮色,仿佛在为往事 ...

桃色绯闻

我可以奢求的东西并不多,我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想要的,其实也只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我的人,用力地抱紧我、抚摸我、亲吻我。 一 那天下班陶锦纶诱惑我去开房,被我果断地拒绝了。 身高185帅气逼人的他穿着质地挺括的西服,将他那辆最新款的豪车停在公司楼 ...

捡回一个美娇娘

人生路上一直顺风顺水的何艺之这次却被上天开了个巨大玩笑,好不容易盼来出国三年学成归来的男友却被残忍告知他爱上了男人,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狗血的被甩理由吗? 自己被甩的原因竟然是敌不过一个男人? 抱歉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我爱上了我身边的这个男人。 那 ...

媚祸

原来,姐姐也爱着公孙徒轩。 她最信任的亲姐姐,竟然为了抢一个她们同样爱的男人,陷她与不义。 楔子 多年以后,申然君 仍旧记得那天。 不过是灯火阑珊处的回眸一瞬,却将她那如平静湖水的生活搅的再无安静。 绿柳白纱帘外的目光,抵触着她心房最柔软的那一块,回忆起 ...

玫瑰引发的爱情战争

1. 金莎 2009年,我27岁,在一家外资公司做行政主管。那天中午正要和几个同事出去吃饭时,我收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其中配着星星点点的情人草,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 确实是惊喜,因为我不知道花是谁送的。旁边的文员小李说:金莎姐,赵风哥送的吧?赵风是我交 ...

惊魂一刻

张武属虎,可是他的胆子却像兔子一样 ...

最后一个夏天,我们说再见

看到晓平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容忍下去的时候,真心疼,这些在成长的路上竭力奔跑的孩子,经历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挫折和磨砺,才能够挺直脊背站在彼此的面前,甚至还唯恐不够好。 知夏,每年一到夏天,我就疯狂地想念你。 我内心那些涌动的不可抑止的对你的想念,就像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