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上)

眼下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呢? 从前,有位美丽的女子。她长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可人的小嘴巴。笑起来,心都融化了。从小生长在樱花树下的她,见多了美好的爱情。 这个美丽的的村子不付它的盛景它也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樱花 ...

流者未盲

临安城孟春,流莺漂荡,车马喧嚣。 ”稠花乱蕊畏江滨,行步欹危实怕春…”白衫灰袍男子阖眼似凝神,“来往者可有位姑娘生的对春山棱墨柳叶眉,杏眼秋水且无尘?” “否,”青衫蓄了髭髯,身约七尺八寸,“流,恰是三年又一天,莫留了。” 不言。缓张眼,瞳色茶白,黯然 ...

情殇

十月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 衣衫褴褛的女童蜷缩在墙角,双臂用力的环抱着自己,似乎是想留住这仅余的温暖。 远处缓缓走来一位执伞的墨衣男子,男子在女童面前蹲下身,问道:“丫头,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你...是谁?” 望着女童既惊喜又害怕的眼神,男子轻笑一声 ...

真经

最先发现假经书的是孙悟空。 那日,唐僧师徒驮了经书,离了雷音寺,找了家小酒馆,点了些素菜,又要了些素酒,开始了成功后的狂欢。 正纵情享用着,一只五彩大鸟悠悠地从天边飞来,在他们头上盘旋不住,忽然俯冲下来,抓了装着经书的包袱展翅而去,经书撒落了一地。 唐 ...

招聘美猴王

这天,悟空正在大街上溜达,听说大唐要重新启用唐僧师徒,重走西天路。这还不说,听说还要重新组团,招聘一个精干强将当美猴王。悟空一下子乐了:这个美猴王,非我老孙莫属!想当年,我老孙上能大闹天宫,下能直捣东海龙宫,什么白骨精、牛魔王、琵琶精……统统不在话 ...

消失在巷子的女人

天冷了,似乎说冷就冷了,前些日子明明还是暖阳明媚,一场风雪说来就来了,毫无预兆的。冷的叫人措手不及。就如同现在的杨珊,坐在这里手脚冰凉,咀嚼着从心底不断钻出来的寒气,杨珊一直说自己冷,可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冷过,仿佛心里一下子就跌进了什么东西,这么沉。 ...

丑丫头

(一) 丑丫头是出了名的丑,同学鄙视她,就连老师也不怎么待见她。 学校是禁止使用手机的。丑丫头看到一些同学的手指飞快的按动,便凑凑热闹,嗯,那小机器上倒是神奇,彩色的屏幕,不时冒出一些字体。“这是什么呀?”丑丫头问,那些同学睨了她一眼,冷声说:“手机 ...

往生录-倾城篇

“待这仗结束了,我便娶你。” 那年出征前,他这么说。马上的她怔了怔。 她浅笑着应下:好。调了马头,率着大军向北而去。 他站在城楼上,看着黑色长龙缓缓前行,目送她,直到再也看不见队伍最前边的她的身影。 身后的宦官轻道:皇上,天凉。 这一战,便是三年。 一场 ...

雪色年华

这个夏天,一如既往的热。 铃儿刚到这个拥挤而陌生的教室,莫名的觉得冷。好象这里不欢迎她来似的。 高一(14)班,重点,她刚刚过了分数线。学校的人说进了这个班,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大学门。铃儿笑了笑,静静地坐到了最后一排。同桌是个外地的学生,口音很奇怪,铃 ...

星星上的愿望

我叫叶星星这是个很奇怪的名字,但是这个名字似乎拥有魔力一般的帮助我,这个名字可以让我实现我想要的一切愿望!我有一个闺蜜叫墨莲月她是一个可文静的女孩子,她就住在我的楼下,我是一个很喜欢赖床的人,于是央求她每天早上叫我起床!每天她都任劳任怨地叫我起床, ...

乖女孩的故事

乖女孩是父母眼中的好女儿,是老师心中的好学生是邻家小孩的好榜样,从小她的成绩就是一直被别人羡慕的对象。 乖女孩,安静地栖息在父母的羽翼里,按照父母指定的轨道了行,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他要学习乐器,书法功课…把所有梦想,所有的童真童趣,都乖乖的锁在小 ...

还来不及说我爱你

一?相遇 男孩第一次与她相遇时,是在一次学院应聘会上,由于大家都不认识,比较拘束,男孩就和一同前来的的同学一起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坐在后面没那么拘束,男孩就那么坐着看着讲台,来应聘的学生一个一个的上去做自我介绍,很快就到他了,他走上去心里比较紧张,感 ...

孽情

纷繁世界总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变幻,百转千回之后,蓦然回首才发觉真爱早已在身边。而我们自以为值得不惜一切去追求的真爱却与真爱背道而驰。 一 春日晴好,飞机正通向开往武汉的航班,刚当上空姐不久的诗音在给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倒水时刹那,飞机遭遇气流而抖动了一下 ...

暗恋

“喂,看看,看看,好帅 ...

那些时光,惊艳了青春

在我们生命中,总有那么两个人,一个惊艳了青春,一个温暖了岁月。 走走停停,这么多年,你还是深深的存在我的脑海里,每个想你的夜晚都让我辗转难眠。 朦朦胧胧的睡了很久,直到电话铃声响起,才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看着木紫的来电,心里百味陈杂。 “喂,猪,还不起床 ...

心声

心声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有一个女孩,她今年十九岁,她长得不漂亮,喜欢安静的生活 ...

我不会执着,你会爱我

我很好,是的,我真的很好。所以不用挂念也不用觉得抱歉,很感谢你寄请柬给我,可是很抱歉,现在是旅游旺季客栈很忙所以没有时间来参加你的婚礼。 但是,祝福你跟你的新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温雅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是在多久多久的时候】 温雅认识秦阳是在 ...

诗诗说她的外婆

诗诗,一位刚进公司的女大生,一天在窗前跟我讲她外婆的故事。她跟外婆在一起的光景可多了。可我竟一下想到台湾那首老歌《外婆的澎湖湾》。 她小时候在外婆家吃饭,外婆教她怎样捧碗捏筷子。外婆说捧碗要稳要正,除大拇指大大咧咧以外,其它手指不要分得太开,不要像抓 ...

一夜黄金梦

街边的小吃部生意还是没什么起色。三十来岁的老板吕明有些失落,稀稀拉拉没有几个人光顾,勉强撑着往下走。没办法,小巷子里房租便宜,还能居住,更主要是为了孩子读书,自己在农村窝了一辈子,总不能让儿子也和他一样敲上一辈子土疙瘩吧。 小巷子里好似疾苦的缩影,理 ...

如果你愿意

如果你愿意,我会带你到一个婚姻不用拘束的国家结婚。 ——题记。 “世勋?你怎么在这?”鹿晗看着前面比自己高的男孩,“你不是应该在大一班的么?”世勋晃了晃手上的课本一字一顿地说:“跳——级——了——哦——”鹿晗失笑,这小子真聪明。“那你先去老师那儿报道 ...

斯文先生和美丽太太

斯文先生今年40岁了。他是一个高中生,在他们的那个年代里,高中学历也算是较高的学历了。可是,没考上大学的失败,给了斯文先生一次重击,这使他走上了人生的岔路。 美丽小姐只是初中文化,因为当时家境条件不好,她不得不放弃读书。虽然她是家里的小妹,但是上天也没 ...

芊芊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那是一个雨天,初春的柳枝刚刚抽出新芽,隐隐约约的绿丝挂在池塘边的堤坡上。雨丝随风落地,挂在她执在手里的油纸伞上,汇聚成水珠沿着伞骨淌下去,落在素白长裙下露出的鹅黄色鞋边旁,渗进初长新芽的土地里。如瀑的黑发直到腰际,一身素衣,那样干 ...

红楼遗秘之碧痕

却说这日,贵妃忽派人从宫里将些希罕的玩物送到府中,命分与众人玩赏。 薛宝钗也得了一份,第二天过到贾母这边拜谢,只见宝玉已在那里。她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 ...

麒麟小说集之仙魔篇

她是天界最受宠爱的十三公主明澜,一次天界与魔界的战斗中,她救了魔界的主将,黑缪,天界士兵们正在追杀黑缪,“你为什么救我,不怕我杀了你?”黑缪问。“不怕啊,我可以看出来,你人其实很好的。”明澜微笑说。明澜帮黑缪包扎伤口之后,送他出去,但是,就在那时, ...

此去经年

第一章 椿花大概有十年没见过清釉了。十年,除了名字,她几乎什么都忘得差不多了。明明当初形影不离地生活了那么多年,明明彼时她那么那么地喜欢着他,明明曾经约定过非卿不娶非君不嫁…… 时间像是奔流不息的河流,无论你曾在里头倒过多少的蜜汁,终有一天是要稀释变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