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

刘伟昨天晚上和新来的厂长在一起吃饭。 早晨上班的时候,这消息就像炸弹一样在单位炸开了。消息的发布者是王辉,此时,他的身边已经围了不少人。他扭头看看周围,压低声音告诉大家,说昨晚路过“喜来登”酒楼门口时,亲眼看见刘伟和厂长一起,从门口有说有笑地走出来· ...

轰动效果

我被法警押进审判庭。只有我清楚我是自作自受,我为当初冲动发帖酿下了苦果,自己真的不冤枉。 说来话长。我的老同学大伟创办了一个木材加工厂,大伟喜欢整天跟官场上的人打牌、喝酒,围着他们毕恭毕敬端茶递烟,比孙子还要孝顺。他要好的铁杆朋友,是郊区法院的执行庭 ...

装订

我骑着电马儿带上厚厚的几本打印好的资料,踏上了目的地蓉城一家图书装订公司,一路上车来车往,人来人往,天空中的鸟儿也凑起了热闹来,在空中飞来飞去,恰逢下班高峰期间,路遇一红灯,一会儿功夫便聚集了许多人,绿灯一亮,争先恐后交错而行到处都是人。有的时候那 ...

在那遥远的地方

一 2013年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 新疆的冬季比南方诸多城市来得要早,过得要长。到了十一月份,随着一场大雪的降临,新疆漫长的冬季就算真正开始了。今年也不例外。 新疆的冬天往年的冬天要来的早,来的猛。天空飘起了雪花,冬天已经真正来到,远山的雪看 ...

未了的缘

坐在窗前,我看着夜幕徐徐拉开,窗外一片银白。啊!在这样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容易让人挥洒着思念,享受浅浅的寂寞、浅浅的缘……哦!宏杰,天堂里,有雪吗?此刻的天堂,是否也是一片银白? 望着这一片银白,水样的温柔一点点蔓延,一颗心啊已随你远走天边。多想请晚 ...

思念

吉姆,我的宝贝,起床了!我似乎听到小主人甜甜的叫喊声了。 那时我还是一只四十天大的宠物狗,黄绒绒的,被妈妈雅依,一只纯种的德国牧羊犬保护着,她常常用那温热而柔软的大舌头轻轻舔舐着我,有时也会静静地趴在我的身边,用防贼一样的目光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母亲 ...

老酒仙

耸立县城中心的金银花大厦,显得十分跃眼,三楼餐厅的“迷人醉”雅间,酒菜已上齐,七盆八碟,有浑有素,也还丰盛。今天是刚在《人民日报》副刊发表《酒惑》组诗的刘辛苦坐东,这是县城地区几个气味相投的文朋诗友的约定。勿论谁,只要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文艺作品,把 ...

水庄红萍

月光如水,轻盈地洒在周庄上,就像撒了一层细细的银子。 一条乌蓬船,像一条大草鱼似的在水弄里快速地游曳着。船上的和岸上屋檐下的红灯笼倒映在银光闪闪的水面上,像是一朵朵硕大的红莲在水中怒放着。但船上那长一声短一句的哎哟声在夜空震荡着。使这美丽的夜景夹杂着 ...

证人

午夜时分,窗外还能听见断断续续的车流声。卫生间里年久失修的水箱滴滴答答的没完没了。一阵风拂过耳畔。突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那是一张苍老模糊的脸。根本看不清来者是谁。这个人影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站在我的面前。我惊恐万分,瞪大眼睛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全身的汗 ...

跳槽

旭是在听说老支书要退居二线时上蹿下跳才坐上村支书这位子的。旭这一走不仅苦了村小那些嗷嗷待乳的孩子,而且招来了满天的闲言碎语:旭这狗日的马屁精真会见风转舵,放着好好的书不教眼馋当官,还不是想捞一把。缺德哩! 旭满不在乎地嘿嘿笑。? 旭高中毕业已是全村学 ...

重回母校

上周,接到一个邀请,定于11月14日下午在南关区自强小学召开自强街道办事处关工委成立大会。 我一听是自强小学,马上就答应了这个邀请,因为自强小学是我的母校,我曾经在那里学习了六年,直到小学毕业。 我想象着母校会是什么样子? 在我的记忆里,1963年的夏季,妈妈 ...

青青的心愿

青青读小学三年级,卖冰棍儿是执拗地的他说服妈妈后自愿的。从企业下岗做点小买卖的妈妈让他星期天在家做功课,可每个星期天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青青钉是钉铆是铆地背着个纸箱糊的冷藏箱走街穿巷地吆喝,就像他每次上学一样很高兴也很准时。青青知道这段时间是这个小 ...

鸿门宴

1 妻子一脸兴奋地跨进店子:老刘,你猜猜看,昨晚是谁回来了? 谁回来了?让我猜哑谜 ...

快乐的金鱼风筝老人

2012年11月的一天,我连续两天去观摩吉林省太极拳健身大赛,激烈的角逐,盛大的赛事,丰硕的成果,令我陶醉在无比快乐中。 连续两天,途径文化广场,大雪过后的广场上,一片银白世界;清雪车忙碌着,清雪工人忙碌着,广场主要人行道已经清扫得干干净净;白鸽在蓝天下飞 ...

拯救右臂

我的手一定没事,你看指头还能动呢。王安全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的右手指,想着。可是五指山的医生为什么说要马上截掉它,否则有生命之忧?五指山的医生一定搞错了,一定是这样!他们医术不高,他们的医术一定是不高!我的手肯定能保住,不然我的右手怎么现在还在。他 ...

公园赏雪

初冬的春城白雪皑皑、寒风凛冽、银装素裹,好一派北国风光,这一天我和我的高中同学健冰一大早就兴致勃勃地一同驱车前往市区的劳动公园。 一路上,雪不停地下,风吹着漫天的雪花不时地落在我们的身上和脸上,雪有半尺多厚,我和我的老同学深一脚浅一脚,身体不时地倾斜 ...

分道扬镳

秋风吹秋水,落叶满潭湾。秋日生涯里的庙潭湾前,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鲜的。枫树林内,每一天的风景都是新颖的。三和庙和落红庵,每一天的故事都是传奇的。僧人和尼姑们,每一天的经历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唯独那俗界的信男和信女们,每一天的生涯都是相同的:芸 ...

雪中情

“妈,雪停了,我们去赏雪吧?”我正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报纸,女儿兴奋地跑过来:“妈妈,您快看,银色大地映着蔚蓝的天空,多美呀!我们赏雪去吧。”女儿的好兴致感染了我:“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我牵起女儿伸过来的手,“走吧 ...

时空梦魇,第四章:我是他将要过门的媳妇

王思涵不能够联系秦楚的日子,她就每天给秦楚写日记。但是一个月后,王思涵还是没有按压住自己的想念,于是她晚上上完了自习课之后就匆忙地跑回了宿舍,拨通了时空区号,“嘟嘟嘟……”响了一会,电话对面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喂,您好 ...

老杨

?我和老杨在饭馆喝酒。我俩都是钢筋工,在工地里干活。他三年前和媳妇离婚了。 ?天暗了下来,滚来一大团黑云,地面起了一层薄薄的风,许多尘土和塑料袋贴着水泥路面疾跑。要下雨了,街上的人四处乱跑。 ?你等我一会,我出去一趟。他干掉杯中的酒。 ?你去哪? ?他转头, ...

绝不退缩

我接到大学同学玲玲的微信,说几个同学在揽芳园KTV小聚,有我的初恋在,很想见我一面,让我过去。我支吾了一会,有种近乡情怯的扭捏,但还是梳洗打扮了一番,拧着小绅包去了。 揽芳园坐落在一家大的商场里,像客家人的围楼,走进大门就是圆形的院子,每一层的客人只要 ...

住院

老梁按计划又该住院了。 当他电话告诉陈院长时,陈院长哼哼哧哧地说,贵宾病房满了。要不住普通病房? 老梁一楞,这不应该是陈院长说的话呢。 自己和老伴近几年里每年都会轮流住一次院。每次住院都是陈院长亲自安排好,然后再亲自开车到家里来接自己或者老伴。住的都是 ...

回眸一笑

阿七,细高个儿,长头发,整天骑着自行车四处溜达。 一天,阿七溜达到镇政府门口,又开始慷慨陈词。 “我不怕你,不怕你,你有什么了不起。”阿七手舞足蹈,累得满头大汗。围观者议论纷纷。 “这人怎么了?疯了?” “小伙长得不赖,怪可惜的。” “我认得他,俺庄的。 ...

娘半抱状的手

娘突然中风,被送进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隔离很严密,基本与外界隔绝。亲人要探视病人,只能通过电子屏幕才能看到。探视的时间也很紧,只有上午下午各一次,每次二十分钟。医生说,这是保证病人绝对安静的需要。 我很珍视看娘的机会,每天都按时去。那天下午 ...

小蜗牛“破茧成蝶”的梦想

雨后的天空一片清澄,小蜗牛从泥土中探出小脑袋,一滴雨珠悄然落在它的脑袋上,小蜗牛哎哟一声立即缩回脑袋,过了片刻,它才又慢慢将头从蜗壳中伸出来。 “小蜗牛,早 ...

Top